玄月

神劍沼民。寫得不好,破罐子破摔。

【石青】破曉前夕

※黑道現paro

※石→→→←青,大概,不甜

※復健期間,試著摸索寫作手法中,OOC注目

※今年最後一篇www

-


石切丸趕到現場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


他手裡還攥著青江早上給他寫的紙條,皺巴巴濕漉漉的,石切丸這才發現自己大冬天出了一身冷汗。他定了定神,繞過地上橫陳的屍首,朝暗巷最深處走去。

每走一步,石切丸那狂亂的心跳便放緩了些。待他走到青江身前半米,石切丸已經把自己收斂得與平日溫和穩重的京極組二把手的心腹無異了。

青江沒有抬頭,沒有看他,只安靜地抽著手上那根煙。石切丸跟隨青江將近六年,曉得他那是又不打算解釋的意思了。

遠處大街上吹來的風一陣...

© 玄月 | Powered by LOFTER